<sup id="es0c6"></sup>
      <em id="es0c6"></em>

      <div id="es0c6"></div><progress id="es0c6"><tr id="es0c6"></tr></progress>
      <dl id="es0c6"><ol id="es0c6"><thead id="es0c6"></thead></ol></dl>
      <em id="es0c6"><tr id="es0c6"></tr></em><dl id="es0c6"></dl>

        
        
          <em id="es0c6"><ol id="es0c6"></ol></em>
          <div id="es0c6"><tr id="es0c6"></tr></div>
          <div id="es0c6"><tr id="es0c6"><object id="es0c6"></object></tr></div>
          <div id="es0c6"></div><dl id="es0c6"><menu id="es0c6"><thead id="es0c6"></thead></menu></dl>

            <progress id="es0c6"><span id="es0c6"><ruby id="es0c6"></ruby></span></progress>
              您的位置 : 知識通 > 小說資訊 > 情深不負,潑辣嬌妻不好惹小說_情深不負,潑辣嬌妻不好惹小說閱讀

              情深不負,潑辣嬌妻不好惹小說_情深不負,潑辣嬌妻不好惹小說閱讀

              今天小編帶來情深不負,潑辣嬌妻不好惹小說,這本小說是描寫邵天易,林子然之間故事的小說,該小說作者是為情所困,或許她從未經歷過溫暖,她卻把自己所有的溫暖都給了別人大概也正是因為這樣,她才會得到如此多的愛,但也因此收到了無數的傷害。或許這一切本就是注定的,有正必有反,有愛必有恨,沒有誰是圣人,必然會心生無數感情吧。只是這一切對我阻礙困難與傷害,在他們的愛情面前都顯得微不足道,一切對我苦難都化作了考驗,讓他們的愛情愈發堅固,無法匹敵。你經歷過這樣的愛情嗎?無論傷害無論苦難,無論結局,無論得失,就這樣愛著不能放棄,亦不能改變……

              第2章受傷

              林子然遲疑了下,難道是自己認錯人了?

              很快站在前方的那個人影徐徐轉過身來,隨著那人轉身的動作,一張線條柔和,五官細膩的臉龐映入了林子然眼中,林子然驚喜地露出了笑容:“真的是你?”

              可是沒等話音落下,林子然臉上的笑容就僵住了,驚訝地看著嚴肅額頭,不解地問:“你這是怎么了?”

              “我這個,”嚴肅一邊說著,一邊抬手輕輕用指尖觸了一下額頭處那塊包著白色紗布的地方,唇瓣一彎,隨即微笑出來,“是我自己不小心撞到了桌角。流了一點血。本來沒什么,誰知道昨晚用冷水洗澡以后傷口有些發炎。我原本想直接去公司,不過出門之前看了看鏡子,的確有礙觀瞻,所以就過來包扎一下。”

              “撞到桌角?”林子然微微蹙眉,幾步走了過去,仰起頭仔細看了一下嚴肅包扎的地方,“你這也太不小心了,這個地方怎么還會磕到?”

              現在的辦公桌大多都是圓角了,磕青磕腫有可能,但是磕的鮮血直流就不太可能了。

              “你這個傷到底怎么弄得?”仔細觀察了嚴肅受傷的地方,林子然收起笑容,輕聲開口道,“如果不方便說就不用說了。以后做事小心一點,別弄傷自己了。”

              “謝謝嫂子關心。我是男人,受點傷沒什么。”嚴肅表現的滿不在乎,輪廓柔和的面龐上還是蕩漾著的純良無害的笑容。

              他這種無所謂的態度讓林子然忍不住批評起來,“你這可就錯了,受傷怎么不會疼呢。而且你還傷到了臉,男孩子的臉也很重要的。你這額頭上的傷口要好好處理,如果發炎了就需要勤換藥了,不然很可能落疤。臉上落疤會很難看的,當心找女朋友的時候會被人家挑毛病。”

              就像逸風,雖然也是男孩子,可男生也要擁有一張帥氣的臉蛋才能吸引到女朋友的目光。

              “嫂子你還是跟以前一樣那么愛說笑。”嚴肅嘴角的笑容加深了,褐色的眼瞳里也充斥著溫暖的笑意,“我記得咱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就一直喳喳說個不停。”

              “是嗎?”聽到嚴肅首次說起以前的自己,林子然眼神放亮了許多,不免也好奇起來,“我以前是什么樣的?我跟你見面是不是在飯桌上?那我一直說個不停是不是顯得很沒禮貌?”

              “那倒不會。”嚴肅輕輕搖頭,“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花園里,你還用石頭狠狠丟在我后背。”

              “花園?我還用石頭砸你?”林子然吃驚地捂著嘴巴。不是吧,難道當初她跟嚴肅是‘不打不相識’?

              “嚴家老宅的后花園,你去過嚴家,嚴家的花園也很大你應該有印象。”嚴肅提醒著她,但卻并不急著解釋。

              林子然頷首:“嗯,俊帶我轉過,的確很大,像個小公園,有人工湖還有假山。不過……”

              她話語一頓,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我跟你怎么會在花園里見面,俊帶我會嚴家的話不應該是正式拜訪嗎?而且,我應該以前沒有那么暴力吧,第一次見你我就動手打你了?”

              “你用石頭丟我那是因為你認錯人了,我記得我那天穿了一件嫩粉色的襯衣,我平時也不會穿那么鮮嫩的顏色,正好那年時尚圈子推出了那種款式,我就跟著嘗試了一下,沒想到新衣服剛穿上就被你的石頭丟臟了。”嚴肅一邊說著,一邊仰起頭,像是回憶著當時的情景。

              被嚴肅這樣一說,林子然越發不好意思了。

              自己真的那么暴力?竟然動手把人家新衣服丟臟了?

              “我關于你的那件衣服,我在此表示抱歉,不如這樣吧,香奈兒在巴黎的時裝發布會好像是在這個月月底,我到時候買一件新款衣服賠給你吧。”林子然略帶歉意地看著嚴肅,“另外我想問……那我當時是想要打誰?”

              “你好像要打魏少凱。”嚴肅摸了摸下巴,像是思索了一番,“我記得你好像要找魏少凱算賬什么的。”

              “是嗎?”

              “噢我想起來了。”嚴肅突然打了一個響指,臉上的笑容多了幾分神秘與調侃,“好像是你說魏少凱對你惡作劇了,比較過分。后來我才知道,其實那個惡作劇原本是針對我的。”

              “什么惡作劇?”林子然滿腹狐疑。

              “就是……”嚴肅神秘兮兮地看了林子然一眼,壓死了嗓音小聲道,“魏少凱在夜宵里放了一些夜店里才會用的那種藥,本來是針對我的,結果……傭人給各個住處夜宵的時候把放了藥的飯菜送到你那里了。”

              “你是說……”林子然愣了一下。

              難怪自己當時要打魏少凱了,這家伙肯定讓自己出丑了。

              “所以你第二天就怒氣沖沖的找魏少凱,結果我正好在花園里,穿的衣服跟魏少凱有些相似,你認錯人了,直接一石頭砸過來了。”

              “哈哈哈,我當時應該有道歉吧?”林子然尷尬地笑著。

              “嗯。嫂子你當時也說了要賠我一件衣服,被我拒絕了。而現在,同樣的話你又說了一遍,可見嫂子你的本性依然如舊,所以我一直覺得你跟以前一樣沒有任何變化,唯一的分別就是現在多了一個不可愛的寶寶。”嚴肅說到這里,抬眼看向仍舊規規矩矩坐在長椅上的逸風,對逸風笑著擺了擺手,“逸風,還記得我嗎?”

              聽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正在翻看漫畫書的逸風抬起頭,疑惑地看了看正在對自己招手的嚴肅,然后求助地轉過頭望著林子然,奶聲奶氣地喊著:“媽咪……”

              逸風還小,上次見嚴肅還是數天前,今天看到嚴肅只覺得面熟卻不認識了。

              “逸風,這是你邵叔叔的弟弟,你也應該叫叔叔,知道么?”林子然走到逸風身旁,溫柔地摸了摸逸風的額頭。

              嚴肅也走了過去,蹲下身子,目光溫和的望著坐在椅子上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忍不住伸出手摸向男孩嫩滑的臉頰,輕笑著道,“逸風,讓叔叔做你教父好不好?”

              看到嚴肅無比溫柔的詢問自己,逸風小臉上的疑問褪去了,隨之而來的是燦爛一笑,紅潤的嘴唇咧開了一抹弧度,露出里面還沒有長齊的小奶牙:“好。”

              “那就這么說定了?”嚴肅用指腹輕輕摩挲著逸風的小臉蛋。

              站在一旁的林子然趕緊插嘴道:“嚴總,我正想告訴你逸風在出生的時候就認了教父。”

              “是嗎?是誰?”嚴肅臉上的笑容依然和煦斯文,淡淡地詢問。

              “是厲大哥。就是厲莫。”林子然解釋道,“當時我在美國生活的時候,只有厲大哥照顧我們母子,而且那個時候我身體也不太好,照顧逸風的很多事情都是由厲大哥負責的,我就讓厲大哥做了逸風的教父。”

              “這樣啊。”嚴肅點點頭,“如果沒有厲總的話,我還真想做逸風的教父。”說到這里,他的話語略微一頓,笑容里頗有些自嘲的味道,“我沒有大哥那么好的福氣可以遇到嫂子,到現在了也沒有正式談過一場戀愛。就連上次的訂婚也變成一個笑話。”

              “其實你不用這么想,你跟溫向晴的訂婚取消也去并不是一件壞事,而是一件好事。至少你不用勉強跟一個不喜歡的女人結婚了。”林子然放軟語調,小聲安慰著他。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歡阿晴?”聽到身邊的女人這樣說,嚴肅目光一轉,視線落在了林子然的臉上。

              “猜測的。我聽俊提起過溫向晴,據說是跟你們是世交,算是青梅竹馬,她一直很喜歡俊,在公開場合也追求過他。照這樣說,她不可能一下子轉了心意去真的喜歡你。跟你訂婚大約也是有什么利益訴求在里面吧。”林子然小心翼翼地做出推測。

              嚴肅淺笑著點了點頭:“是的。她也不是真的喜歡我,而我跟她很少接觸,對她也沒有感情。”

              “所以我才說你們倆的訂婚取消也是好事。”林子然收起嘴角的笑容,由衷地感嘆著,“雖然那天鬧了一些風波,但最起碼你沒有選擇一個不喜歡的人去將就。我們可以在吃飯,住所,衣服上可以將就,但那些都是暫時的,可婚姻卻是一輩子的。既然你也有選擇的條件,在感情上就不要輕易將就。因為婚姻的本意是想要安穩的走一輩子。”

              “我知道。”嚴肅輕聲說著,“只不過我母親太希望我找一個她心目中的兒媳婦。不然,我也不會到現在還沒有談過戀愛了。”

              “別灰心,姻緣這個事情也是要看緣分的,說不定你的緣分正在向你靠近。”安慰嚴肅的同時,林子然的嘴角重新勾起了好看的弧度,“如果你信得過我,不如你把你喜歡的女孩子類型告訴我,我幫你物色一下,給你介紹一個軟妹子給你。”

              “謝謝大嫂,難得你有這分心了。”嚴肅有些靦腆地笑了笑,溫潤的眸子微微瞇起,眼底的眸光熠熠閃爍,仿佛是浩瀚夜幕下閃爍的星辰,“不過,現在我心里已經有一個中意的女人了。”

              “是嗎?”林子然好奇地眨眨眼,“能說一下是誰嗎?”

              “不能,這是秘密。”嚴肅故作神秘地搖頭微笑,“你以后會知道的。”

              “好吧,那就等你正式公開女友的時候告訴我。”

              “一定。”

              情深不負,潑辣嬌妻不好惹

              情深不負,潑辣嬌妻不好惹

              作者:為情所困類型:現情狀態:連載中

              或許她從未經歷過溫暖,她卻把自己所有的溫暖都給了別人大概也正是因為這樣,她才會得到如此多的愛,但也因此收到了無數的傷害。或許這一切本就是注定的,有正必有反,有愛必有恨,沒有誰是圣人,必然會心生無數感情吧。只是這一切對我阻礙困難與傷害,在他們的愛情面前都顯得微不足道,一切對我苦難都化作了考驗,讓他們的愛情愈發堅固,無法匹敵。你經歷過這樣的愛情嗎?無論傷害無論苦難,無論結局,無論得失,就這樣愛著不能放棄,亦不能改變……

              小說詳情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