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es0c6"></sup>
      <em id="es0c6"></em>

      <div id="es0c6"></div><progress id="es0c6"><tr id="es0c6"></tr></progress>
      <dl id="es0c6"><ol id="es0c6"><thead id="es0c6"></thead></ol></dl>
      <em id="es0c6"><tr id="es0c6"></tr></em><dl id="es0c6"></dl>

        
        
          <em id="es0c6"><ol id="es0c6"></ol></em>
          <div id="es0c6"><tr id="es0c6"></tr></div>
          <div id="es0c6"><tr id="es0c6"><object id="es0c6"></object></tr></div>
          <div id="es0c6"></div><dl id="es0c6"><menu id="es0c6"><thead id="es0c6"></thead></menu></dl>

            <progress id="es0c6"><span id="es0c6"><ruby id="es0c6"></ruby></span></progress>
              您的位置 : 知識通 > 小說資訊 > 神劫云天芯花_云天芯花小說在線閱讀

              神劫云天芯花_云天芯花小說在線閱讀

              今天小編帶來神劫小說,這本小說是描寫云天,芯花之間故事的小說,該小說作者是星天凌,落林山脈深處,落葉峰的一個隱秘的小山洞里冒出了兩個人影,就是那個不平凡的夜里的兩個“小偷”,只有他們是最幸運的了。那天夜里,他們正準備前往鎮上,可是在路上就發現了不對勁,于是迅速的躲到了這個隱秘的山洞,幸運的躲過了那場浩劫。

              神劫

              推薦指數:10分

              神劫在線閱讀全文

              第6章曠世之戰(一)

              依然還是在無為之境,不過這次帝君怎么也坐不住了。能夠輕易使一位天君重傷至散功邊緣的人,仙界能不驚慌嗎?于是仙界自開天辟地以來,第二次發出了天傷令。

              天傷令是召集仙界眾仙的無上號令,任何仙人,無論何時何地,無論正在做什么,都要即刻趕到仙宮聽候命令。其實天傷令最主要的是召集那些潛修的超級老怪物,其他人那是順帶的。每當天傷令發出的時候,其代表的都是仙界有嚴重至威脅存亡的事發生了,而且要阻止,只有那些老怪物出現才行。

              四人本來打算直闖仙宮的,不過在接近之后發現那的防御結界已經開啟,而且相當厲害。四人還要留著力氣拼殺,所以不想因為破陣浪費功力,索性到無為之境等候仙界的仙人。這次并沒有大批的仙人過來,畢竟能輕易傷害天君的人一般仙人來了也只是送死。

              四人一直在無為之境等待了五天,竟然是在四人公開挑戰仙界的第六天,仙界的仙人才過來。是帝君帶領五大天君和四大長老過來的,那是一段讓人沒辦法忘懷的記憶。

              仙界的人過來的時候,天滅即刻站了起來,揮起地戟就想沖上去撕殺。而且云天卻揮了揮手,制止了他,說道:“仙帝,我想你應該有什么話要說。”

              仙帝走到云天面前坐下,揮手對后面的仙人表示無妨,說道:“沒有可以挽回的余地了嗎?”

              “這個問題不需要答案,或許只需要結果。”

              “明歸的事仙界確實有點過分,但是也不完全是仙界的錯,況且,仙界是要有尊嚴和權威的。雷浪那一戰,仙界也死了很多仙人。我派去的特使也只不過是想看看有沒有回旋的余地。可是,他們只有浮云回來了,還重傷了,仙界依舊沒有懲罰什么。難道這代價還不夠?仙界也不想和修真界鬧問題啊,畢竟都是從那兒上來的。”

              “是嗎?是很大方啊。還有一柱香的工夫,我會等的。”

              仙帝的臉色突然間變了,很是震驚,畢竟是能輕易重創浮云天君的人,即使自己也不一定辦得到,真不知道他們經歷了什么?竟然有如此修為。

              仙帝很自然的起身走開,沒有回旋的余地,畢竟都挑釁到這里了,仙界放過他們,日后還有什么威信可言。只不過那些老家伙還沒來,仙帝也沒把握,如果輸了,即使后來老家伙趕來了,自己也沒辦法在仙界立足。不過云天挑明了,自己也沒有必要說無謂的話,只是淡淡的說到,說道:“也罷,沒什么可說的,大家心知肚明。”

              一柱香之后,無為之境出現了幾個老家伙,其氣勢即使金仙也沒辦法承受。看到了該來的人都來齊了之后,云天二話不說,直接放出了天劍。天劍是一吧形如流水,通體發著蔚藍色光芒的劍,劍身比較寬,沒有劍炳,看來……

              ,如此神兵,需要的只是心的操控。另外一邊仁刀卻是一把通體發著淡黃色光的刀,流露出來的皆是仁者的愛憐之氣息。地戟卻是通體血紅,流露的是一股殺氣,仿佛殺戮才是它存在的意義。靈杖,卻是顯得忽隱忽現的,透露出來的卻是神秘的。

              幾個剛來到的老家伙看到了是幾個甚至沒有仙靈之氣的小毛孩的時候,沒好氣的問,說道:“帝君,就為這么的幾個毛孩子,用得著發動天傷令嗎?”

              帝君對這幾個老頭卻是顯得很恭敬,說道:“各位前輩有所不知,就是他們輕易就重傷了浮云。”

              這邊云天卻哈哈哈哈大笑了笑,說道:“能得仙界天傷令的優待,我們三生有幸啊,老家伙至于廢話嗎?放心,我們的能力絕對讓你們受益不淺的!”

              “你們誰重傷了浮云?給我站出來。”說話的是浮云的師門長輩師叔浮剛。

              天滅二話沒說,揮舞著地戟就沖了上去。云海回頭對天幸招呼了一下說,說道:“天幸,你辛苦點,去解決那幾個。我不才,找個老家伙欺負下就行了。”說完,立即喚出仁刀,對準一個老家伙一刀劈了過去。

              天辛神秘的笑了笑,高聲說到,說道:“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說著轉過頭對帝君說,說道:“我想你不希望浮云大叔再受傷吧,如果你喜歡,我倒是想做這件輕松的事。”

              “小子狂妄,讓老夫領教一下你到底有幾分能耐。”說完之后,一個拿著拂塵的白衣老道便迎上了天幸。

              帝君對五位天君和四位長老揮了揮手,讓他們離遠點,這樣子的打斗他們是幫不上忙的。

              帝君望著云天,仿佛自言自語說,說道:“是不是朕輪回前世和明歸有什么恩怨,一直糾纏不清。不知道明歸還有沒有沒出關的人在,這些事心煩啊。”

              云天淡淡的,說道:“很快就不用心煩了的,是你,或者是我,或者是兩個人。不過現在多說有用嗎?來吧,讓我見識一下,天界至尊的兵器是什么樣子的,是你的乾坤厲害,還是我的天厲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帝君沒有說話,而且是伸手虛抓,一把閃爍著五彩光華的神劍即刻出現在手中。乾坤劍劍體比較小,流動著風,雷,電,火,水五種自然之威。不愧是仙界至寶,果然有傲嘯乾坤的氣勢。五種自然現象共存,其包含的就是五種自然界的威力,與自然相抗衡,那需要的是什么樣子的力量可想而且知。

              云天淡然的笑了笑,說道:“果然是仙界的至寶,非同凡響啊,不知道我的天劍,能不能承受那么斑雜的屬性的攻擊呢?哈哈哈哈……”

              帝君沒有理會云天的挖苦,輕輕的撫摩了一下乾坤劍,禁不住慨嘆,說道:“乾坤劍于天火中淬練,吸之天火濃烈而且化為劍魂。于極地萬世冰窟中吸食天地精華,化為流水之精。于劫云精電之下,打磨劍身化而且為護……

              劍之陣。在護界天雷之下經受拷打,化雷霆之威為劍道。在九陰絕地試神劍之威,嗜殺絕地陰風留痕,化為劍鋒。整個煉劍,歷時一萬七千八百五十三年零六個月。神劍問世,地動山搖,鬼哭神嚎,整個乾坤大地風云變色。神劍問世后,一直放于仙宮劍臺。在仙界的億萬年歷史當中,從來沒有動用過。不知道會不會生銹呢。”帝君苦笑道。

              云天禁不住拍手,說道:“果然是仙界極品,我這區區天劍默默的無聞,氣勢都差了不少。被劍御與御劍之人,不知道誰更勝一幬呢?哈哈哈哈……”

              帝君依然沒有理會云天的諷刺,淡淡的,說道:“你不是說很快就不用煩惱了嗎?是很快就不用煩了。這件事結束,我也應該離開了。明歸的事鬧得如此轟轟烈烈,朕也沒有臉再統領仙界了。仙界開辟以來的恥辱,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朕無臉見先輩帝君。”

              云天不屑的干笑著說,說道:“恩?離開?你就這么的有信心能贏的了我,或許你再也離不開了呢?哈哈哈哈哈……”

              帝君依然平靜如常,果然是當了幾百萬年仙界至尊的人,說道:“你不是說我是一個被劍御之人嗎?劍御又怎么樣,我只想走得輕松點,給仙界挽回一點點面子。沒有人見識過乾坤劍的厲害,而且你卻很有幸。”

              “我有幸,也許是你有幸也說不定,或許我這把名不經傳的天劍也許能給你帶來驚喜呢?哈哈哈哈……少廢話,出招吧。”

              “青天浮云照天傷,無為仙境乾坤浪。這是仙界靈碑里出現的兩句詩,現在都應驗了,后面還有兩句,不知道會不會因此而且出現。”

              “廢話太多,你愛面子我可不傻,接我一招雷霆之裂。”

              云天雙手一揮,天劍直飛高空,云天也跟著飛了起來。飛到大約一百多米高空的時候,云天雙手向下一刺,天劍帶著萬丈雷電火花,直直的刺向帝君。

              帝君右手拿著乾坤劍沒有任何花哨,直接迎著天劍往上刺去。頓時,雙劍之間電閃雷鳴,乾坤劍的七彩劍光和天劍的無色劍氣碰到了一起。方圓三十里的地方頓時化為灰燼,云天被往天上高高的震飛了出去,而且帝君的雙腳也深深的陷進了地里。

              “天劍也不賴啊,和我的乾坤劍相碰竟然沒有被毀。接我一劍風蝕乾坤。”帝君說完,飛身而且起,乾坤劍橫劃。頓時天地間極陰之風陣陣吹向云天,風過之處,天地留痕。

              云天倒飛出去即刻轉身,依然是向前一刺,這一次卻是極雷漫天,使陽剛之極的雷竟然是水一般侵進寒風當中。風速漸漸的慢了下來,慢慢的消失了。帝君不怒反喜,哈哈哈哈狂笑了笑,說道:“不錯不錯,朕很久很久沒有這么的痛快的打過架了,難得遇到一個對手。來吧,再接我一招冰峰萬里。”頓時天地之間萬里冰封,似……

              乎整個世界都凍僵了,而且流水般的極雷也被冰結消化了。

              “是嗎?那我就讓你痛快到底,讓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雷,看我的極地之光。”說完之后,單手向前一指,一點極其微弱的光芒鉆進了那漫天的冰雪里。然后,突然間的爆炸開來,整個天地都充滿了極其耀眼的電光,竟然是雷精純之極而且引發了天地自然的電的爆炸。一瞬間,漫天冰雪化為虛無而且閃電也消失不見了。然而,帝君驚訝的是,云天竟然脫離了自己的鎖定,消失不見了,帝君的心禁不住沉了下來,不敢再有所大意。

              而且這邊,天滅和浮剛的打斗也是異常的激烈,天滅本來修煉的就是至剛至強的殺招。新河派的臨虛訣本是以陰柔著稱,而且天滅發揮出來的竟然是陰寒鋒利至極的殺招,陰極而且陽。而且仙界的老頭子那無窮盡的歲月也不是白挨的。浮圖蒼生形成了四方八面的攻擊,不過天滅凌厲而且集中的攻勢,以攻為守,使得誰都奈何不了誰。

              云海這邊卻不怎么樂觀,他輸的不是功力也不是修為,而且是功法力量之源本身。仁刀處處以仁為先,殺而且不滅。林月閣俠義氣息濃厚的臨月刀法也是那種殺而且不絕,處處留余地的功法。而且他偏偏面對的卻是殺仙不諱的師兄諱不,其嗜殺本性,比之不諱豈止高出一兩倍。一個是招招置人死地的殺神,一個是仁義天下,殺而且不絕,其結果可想而且知。隨著時間的推移,云海漸漸的還是開始有些落于下風了。

              而且天辛這邊卻還好。本來天辛是四人當中功力最弱的,不過他憑借本門功法度生訣的靈活性和那個古板的老怪物纏斗在一起倒也不至于落于下風。

              戰斗打的難解難分,雖然云海被諱不所克,但是要使其落于下風招架不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云天并不用擔心什么,于是開始了強悍的一擊:雷霆訣的第七招:風雷無月!

              神劫

              神劫

              作者:星天凌類型:現情狀態:連載中

              落林山脈深處,落葉峰的一個隱秘的小山洞里冒出了兩個人影,就是那個不平凡的夜里的兩個“小偷”,只有他們是最幸運的了。那天夜里,他們正準備前往鎮上,可是在路上就發現了不對勁,于是迅速的躲到了這個隱秘的山洞,幸運的躲過了那場浩劫。

              小說詳情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