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es0c6"></sup>
      <em id="es0c6"></em>

      <div id="es0c6"></div><progress id="es0c6"><tr id="es0c6"></tr></progress>
      <dl id="es0c6"><ol id="es0c6"><thead id="es0c6"></thead></ol></dl>
      <em id="es0c6"><tr id="es0c6"></tr></em><dl id="es0c6"></dl>

        
        
          <em id="es0c6"><ol id="es0c6"></ol></em>
          <div id="es0c6"><tr id="es0c6"></tr></div>
          <div id="es0c6"><tr id="es0c6"><object id="es0c6"></object></tr></div>
          <div id="es0c6"></div><dl id="es0c6"><menu id="es0c6"><thead id="es0c6"></thead></menu></dl>

            <progress id="es0c6"><span id="es0c6"><ruby id="es0c6"></ruby></span></progress>
              您的位置 : 知识通 > 小说资讯 > 魔鬼教官无冬夜_魔鬼教官无冬夜小说阅读

              魔鬼教官无冬夜_魔鬼教官无冬夜小说阅读

              今天小编带来魔鬼教官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秦劲,李娇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无冬夜,特战队魔鬼教官,竟在一名夜店女老板身边当起了保安!泡妞,我是玩命的!玩命,我是认真的!用一腔骚情俘获众美芳心,用一对铁拳为众美轰出一片?#29992;?#27743;山。凡不服者,尽皆抽之!

              魔鬼教官

              推荐指数:9分

              魔鬼教官在线阅读全文

              第1章怒火滔天

              晚上?#35828;悖?#26007;城市长途客运总?#23613;?/p>

              秦劲拎着红皮袋走出总站大厅,在路边拦了辆出租,直奔斗城最大的商货大厦。

              斗城这两年来变化很大,公路比记忆中的宽了许多,两侧的门面广告牌高低整齐如一,和印象中破旧、杂乱相比,可谓是焕然一新,大变模样。

              商货大厦附近多了三四座六层购物大楼,上面挂满了横幅、长联,偌大的溜金大厦名崭新大气,楼前空地停满?#35828;?#21160;、自行车,顾客们进进出出显得热门非凡。相比之下,老商货大厦的人气就弱了许多,但秦劲是个恋旧的人,?#20081;?#35782;还是进了商货大厦。

              在?#28372;?#20013;给父亲订了个按摩椅,买了套护膝,挑了几样点心,又买了套化妆?#20961;?#25171;车回家。

              化妆品自然不是给父亲的,而是给葆姨的。从记事起,葆姨就像母亲一样照顾着他吃喝拉撒,这一照顾就是二十多年,为?#35828;?#35823;了嫁人,至今还单着,在秦劲眼里,葆姨几乎和母亲无异。

              秦劲的家在松川镇,两年多没有回来过了,镇子的变化也非常大,向外扩大一圈二层小楼,有住宅、有?#39057;輟?#26377;物流,晚上还有不少的工人在装卸集装箱,看起来很是繁华,穿过镇口,出租车走在松川镇的主路上,一路向东直奔镇东的家具厂,离家越近秦劲的心越扑通扑通跳?#32654;?#23475;,脑中不断地想像着父亲和葆姨如今会是什么模样,这两?#26279;?#27809;有受人欺负。

              秦家人丁稀少,在松川镇上家族势力单薄,很容?#22918;?#37027;些人口众多的大姓家族欺负,尤其是入?#38468;?#31206;家的父亲,这层身份太招人茶余?#36141;?#21676;嘴嚼舌了。

              父亲姓秦,逃荒到了松川镇被秦老爷子收养,从小和秦劲的母亲秦秀茹关系就好,长大后,在秦老爷子安排下,娶了秦秀茹入?#38468;?#31206;家,都是秦姓,本家儿人,纵然是再有人说闲话,影响也不大。

              但母亲秦秀茹和爷爷去逝后,秦家对父亲秦重横看竖看不顺眼,秦劲三岁的时候,秦父就被挤兑地搬出老宅,带着秦劲搬进做为嫁装陪送的破旧的家具厂。

              本来事情到此也就为止了,可随着家具厂红火起来,秦劲的两个胡玩?#19968;?#30340;叔叔又开始眼红,?#20556;?#19978;葆姨一直在秦劲家里照顾他们父子俩个,渐渐流?#36816;?#36215;,直到秦劲高?#35760;安?#35265;平息,在这期间,秦劲的两个叔叔还借着这事儿,三番五?#25991;?#30528;要分家具厂,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父亲在电话里也从未提及。

              想着想着,秦劲的情绪渐渐激动、紧张起来,恨不得马上?#23665;?#23478;?#23567;?/p>

              几分钟过后,出租车缓?#21644;?#22312;了镇子东边的家具厂侧门前,秦劲付过钱后下了车,站在门口,看?#30342;?#20869;拔地而起的二层小楼,他心中即?#32769;?#21448;紧张。

              秦劲迅速地整理了?#20081;?#39046;,推开门走进院?#23567;?/p>

              院中的场景令他不由地警惕起来,?#23047;?#19968;把粗细的树苗被轧断,砖道旁的藤架也被撞?#20445;?#33457;盆摔碎满地,沿着歪歪扭扭的车辙望去,百米外的小楼门前斜停着一辆老旧的黑色奥迪A4。

              从奥迪停放的姿式和车辙来看,开车的人如果不是故意,那就是酒后驾驶,冲进来的速?#28982;?#19981;慢。

              秦劲眉?#20998;?#20102;皱,抬腿快步朝楼门走去,刚?#30342;?#20013;,一个男子嚣张直冲地质问声传进他耳?#23567;?/p>

              “今年家具厂的分红怎么比去年少了六万?这?#26159;?#21738;去了?”

              厂子分红?秦劲听得一?#19969;?/p>

              家具厂是母亲的陪嫁,母亲去逝后,一?#21368;?#24402;父亲。这么多年来都是父亲一人经营,赔赚自保,什么时候要对外分红了?

              秦劲正纳闷?#20445;?#19968;个沙哑浑厚的?#24515;?#30007;子声音响起,他听在耳中,精神不由地一振,是父亲在说话。

              “今年家具厂生意不太景气,城里又新盘了一家店面……”

              话音未落,一个尖细的女子声音乍响,?#20843;?#35753;你盘的店面?你跟我们商量了吗?这家具厂是你一个?#35828;?#21834;?现在我们两家都有分红,你瞎折腾什么啊?”

              这句话令秦劲眼底闪过一道寒光厉色,严峻的脸上腾地浮起一抹浓浓的愤怒之色,不管家具厂分红是怎么事,有?#35828;?#25954;和父亲这么说话,简直是找死!

              怒火一起,秦劲立即加快了脚步。

              就在这个时候,里面又传来一个温和柔润的女人声音,秦劲一听便认出是葆姨。

              “一家人不要?#24120;?#20170;年的生意确实不太景气……”

              葆姨的话还没说完,尖细的女子声再?#35748;?#36215;,“你谁啊?我们家的事轮得着你多嘴?你什么身份?”

              “什么身份?你没看出来吗?人家身上穿着貂皮大衣,戴的玉琢子金耳环,啧啧啧……怪不得今年分红少了好几万,这?#26159;?#37117;花她身上了吧?一个破保姆,?#24847;?#24471;比咱们?#35760;浚?#23545;她可是真够上心的啊。”

              “哼,依我看,?#34892;?#20154;这么多年都不愿意嫁出去,不是有病就是想图什么,这女人啊,一旦对财动了心思,下手黑着呢!今年才第二天,分红的钱就开始少了,等再过几年,别说分红了,这厂子还不得改了姓?”

              “给我闭嘴!”秦重愤怒的大吼一声。

              “你吼什么吼?怎么,让我说中了,心虚了??#22868;?#32454;的女子声音响起,腔调里充满?#35828;?#24847;。

              “你,你们……”秦重被气得不轻,说话都不利索。

              “老秦,你别动气,医生说你需要静养,千万别生气。”葆姨急忙劝道。

              “哼,装什么装?还静养,亏心事做多了吧?”嚣张的青年男子说道。

              “你们给?#39029;?#21435;,出去!”

              “凭什么?分红还没对上?#22235;亍!奔?#32454;声的女子不依不饶。

              话音未落,虚掩着的楼门呼地一声从外面拉开,秦劲脸色阴沉地快步走到方才说话的那?#38405;?#22899;,不?#20154;?#20204;?#20174;?#36807;来,甩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掴了过去。

              啪,?#23613;?#20004;声清脆的掴脸声响起,那?#38405;?#22899;被秦劲愤怒的一巴掌直接抽得一个?#24590;?#36300;倒在地。

              ?#25300;?#27133;尼玛……”天生三角眼,脖细身骨弱,染着一头红发的青年男子怒吼一声,在酒精的刺激下,翻身而起,扬拳就要打秦劲。

              秦劲冷哼一声,左手抓住打来的拳头,猛地一拉一拽,右膝狠狠地捣在他?#20146;?#19978;。

              “啊……”青年男子吃痛,身子立即弯成了大虾。

              秦劲松开手,抬腿就是一脚,脚尖径直地踢在青年男子的腿弯处。

              扑通一声,青年男子捂着?#20146;?#36330;在?#35828;?#19978;,脑袋刚好冲向秦劲的父亲。

              “你,你敢扇我,我跟你拼了。”浓妆艳抹,顶着浅红色蓬松的爆炸头,一副小太妹打扮的女子,嚎叫着抬手朝秦劲脸抓去。

              “你也给?#22812;?#30528;!”秦劲怒吼一声,抬腿用力一踹,直接将那女人踹倒在地。虽然心头怒火难平,但他下手有分寸,否则他一脚足以踢碎男子的腿骨,让那女人躺?#30149;?#19978;几个月。

              并不是他不敢下手,而是念在同是一家?#35828;?#20221;上收了劲,他进门后就认出了那?#38405;?#22899;。大叔家的儿子秦涛,二叔家的闺女秦?#39286;取?/p>

              “你……”秦涛和秦?#39286;榷亲?#30140;得直冒冷汗,双眼毒怨地盯着眼前突然闯进来动手打他们的陌生男子,咬牙切齿,恨不得扑上去把他大卸八块了才解气。

              自从秦重被挤兑搬出老宅后,互相间几乎就没了往来,秦劲一年到头在家的时间并不长,所以,二人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来。

              “小劲,是小劲回来了。”葆姨率先从呆愣中?#20174;?#36807;来,激动、惊喜、兴奋的声音发颤。

              “爸,葆姨,?#19968;?#26469;了。”

              秦劲目光一转,落在穿着一套老旧中山装的秦重身上,多年来的?#37327;?#21171;作,让刚过半百的他头发就花白了一半,两道深深的皱纹刻进额头,两颊凹陷,颧骨突出,鼻唇边纹深色重,原本魁梧的身躯也显了老态,不再挺拔伟岸,肩膀略显佝偻。

              此?#20445;?#31206;重一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被身旁的葆姨搀扶着。

              这两年来,慈眉善目的葆姨变化不大,高挑的身材依旧丰腴成熟,穿着的貂皮外套令她越显得格外年轻,柳眉杏眼间?#32769;?#21487;辨当年的风采美姿。

              仔细打量二老的模样,秦劲感觉?#20146;佑行?#21457;酸。

              “回来了,好,回来就好。”两年不见,儿子长高了,体格也壮实了不少,秦重心里说不出的高兴,激动的眼眶泛红。

              旁边的葆姨早已泛起了泪花,关心地问道:“小劲,你吃过饭没?冰箱里还有今天?#31456;?#30340;菜,姨给你去做,你陪你爸坐会儿,你走后,他一直念叨你呢。”

              “我哪有?”被说穿思儿之情,秦重板脸不承认,但越发红润的老眼却是出卖了他,但随即他突然似是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赵老哥说你三年才能回来,现在还差好几个月,你小子不是?#24213;排?#22238;来的吧?”

              秦重的声音很严厉,但却充满了浓浓的关?#22330;?#20851;?#23567;?/p>

              “师父让我提前回来,陪您二老过个好年。”

              “好,好,阿葆,去弄两个饭,把我上次喝的茅台拿出来,今天我的小劲好好喝两杯。” 秦重高?#35828;?#35828;道。儿子一回来,?#23853;?#34987;气得发青的脸色顿时变得满面红光起来。

              ?#23433;患保?#33862;姨。?#19968;?#26377;点事没办完,办完了再做也不迟。”秦劲说完,转身看向跪在地上的秦涛和秦?#39286;取?/p>

              “刚才那一巴掌是替你?#21069;?#22920;抽的,现在,给我爸和葆姨他们道歉!”

              “道歉?去尼玛的,我……”秦涛坐在地上,破口大骂起来。

              不?#20154;?#39554;完,秦劲甩手就是一巴掌。

              啪!清脆刺耳的抽脸声直?#24433;?#31206;涛的话给抽回了肚里。

              “秦劲,你敢打我们,你等着,?#19968;?#21435;就告诉我爸……”秦?#39286;?#33394;厉内荏道。

              “等你能回去再说,现在我再说一遍,道歉!”秦劲哼一声,凌厉如刀的目光冷冷地扫?#25628;?#31206;?#39286;取?/p>

              秦?#39286;?#34987;秦劲一盯,心头顿生一股如坠冰窖中的寒意,不知为什么,她感觉秦劲的眼神有点吓人,看得她浑身不自在,?#20556;?#19978;刚才秦涛又挨了一嘴巴子,好女不吃眼前亏的她立即朝秦重道:“大伯,葆姨,我,我错了。”

              秦重盯着脸色泛白的秦?#39286;?#30475;了一两秒,虽然他得出侄女压根就没有悔意,但还是叹了口气,挥了挥手道:?#20843;?#21862;,你们两个拿着分红的钱回去吧。”

              “嗯。”秦?#39286;?#21464;得乖巧起来,应了一声后,?#36361;?#30528;站起来去拿茶几旁的黑色提包。

              ?#22885; ?#31206;劲突然出声制止。

              魔鬼教官

              魔鬼教官

              作者:无冬夜类?#20572;?#29616;情?#21050;?#36830;载中

              特战队魔鬼教官,竟在一名夜店女老板身边当起了保安!泡妞,我是玩命的!玩命,我是认真的!用一腔骚情俘获众美芳心,用一对铁拳为众美轰出一片?#29992;?#27743;山。凡不服者,尽皆抽之!

              小说详情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