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es0c6"></sup>
      <em id="es0c6"></em>

      <div id="es0c6"></div><progress id="es0c6"><tr id="es0c6"></tr></progress>
      <dl id="es0c6"><ol id="es0c6"><thead id="es0c6"></thead></ol></dl>
      <em id="es0c6"><tr id="es0c6"></tr></em><dl id="es0c6"></dl>

        
        
          <em id="es0c6"><ol id="es0c6"></ol></em>
          <div id="es0c6"><tr id="es0c6"></tr></div>
          <div id="es0c6"><tr id="es0c6"><object id="es0c6"></object></tr></div>
          <div id="es0c6"></div><dl id="es0c6"><menu id="es0c6"><thead id="es0c6"></thead></menu></dl>

            <progress id="es0c6"><span id="es0c6"><ruby id="es0c6"></ruby></span></progress>
              您的位置 : 知识通 > 小说资讯 > 顾妍华南景珩是哪部小说_顾妍华南景珩是什么小说

              顾妍华南景珩是哪部小说_顾妍华南景珩是什么小说

              今天小编带来凤霸江山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顾妍华,南景珩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小白,她是古往今来最可怜的皇后,出嫁当日夫君病亡,太后谋权,她被迫成为怀孕工具,却被告之生产日便是她的死期。十月辛苦却做他人嫁衣,她化身狠毒女人,血染锦衣,白骨为阶!她从权利旋窝中涅磐重生,执掌天下。?

              凤霸江山

              推荐指数:9分

              凤霸江山在线阅读全文

              第4章积怨

              这一夜,风刮了一个晚上,顾妍华用单薄的被子死死的捂着身子,她呆滞?#21738;?#20809;死死地盯着在寒风中跳动的烛火。

              狂风的呼啸声仿佛隐藏着那几个无辜枉死北齐宫女凄厉的呼叫声,窗门肆意摇摆,树影晃动仿佛是狰狞?#21738;?#39740;,顾妍华抱紧了自己的身子,生怕外头的?#30333;?#20250;走进来找自己索命。

              无论前世今日,她还是头一次见到鲜活的生命在眼前惨死。

              她不敢睡,也不敢动,只要一闭上眼睛便会看到那几个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宫女。

              高墙之上,依靠在墙角的大榕树上,棱角?#32622;?#30340;侧脸在月光下盈盈透着几分冷玉的光泽,微弱的烛光下那个女人抱着自己缩在角落里。

              从玉乾宫出来,南景珩在宫中逗留了一阵,昨夜的事情实在太诡异。

              王太后坚持称没有下过药,但南景珩一向知道自己的自持能力,还不至于饥渴到随意与人交欢。

              况且,他是王爷,要带一个失身于自己的宫女简直就是再平常?#36824;?#30340;事情,太后却一再推辞还大吵大闹。本来想求皇兄将人赏了他,可谁知道,皇兄竟然病重不肯见人,才要出门便遇见红嬷嬷押着北齐的宫人侍从往冷宫方向去。

              昨日的婚礼实在太奇怪,帝后大婚皇后?#30343;?#25991;武百官皇室宗亲朝拜,竟然还是从侧门入宫,礼仪十分疏忽简?#21271;?#31168;女入宫还要冷清许多。

              母后是妃嫔出身不能走正门入宫,本来以为?#36824;?#26159;女人间的小心眼,谁曾想到,皇后入宫第二日,皇后的陪嫁宫人竟然全部发落到冷宫去。

              ?#30343;?#22909;奇,南景珩便?#37027;母?#20102;进来,她并非倾国之姿,但周身却有一种所有女人都没有的气魄。

              虽在逆?#24120;?#21364;有一种涅槃凤凰般不屈的傲气。

              “红嬷嬷,本宫命令你,放了她们,太后若是责怪,本宫一人承担!”

              这句话声音不大,却如深山古刹的钟鼓彻彻响。

              后宫女人之间的斗争层出不穷,唯独她竟然为了几个宫女不顾自身的安危。

              她在这异国后宫如?#35851;?#20912;,却还愿意顾及同乡之谊,这样的女子后宫是不曾有过的。

              她毫无畏惧斥责红嬷嬷,一双美?#21487;了?#30528;比骄阳还要炽烈的芒。

              “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划破寂静的夜宫,南景珩心中一丝异样,立刻从围墙上跳了下来,朝顾妍华的屋子奔去。

              推开门,见女人紧紧蜷缩起自己的身子,靠在床榻的一角,双手捂着耳朵,像是受了惊吓,凤目含光,十分楚楚可怜。

              南景珩静默着走上前,谁曾想,那女人见了他竟然如发疯了一般,操起一个枕头朝他扔了过来,惊叫道:?#30333;?#24320;,别过来,走开!”

              南景珩避开枕头,心生怒意,负气一甩衣袖,才走到门口回过眸去,冷声道:?#38712;?#21518;宫这种地?#38454;?#30127;卖?#25285;?#20320;的路也算是走到尽头了,我南国不会要一个疯女人做皇后,自己好生掂量。”

              顾妍华警惕地盯着南景珩,她认得那双眼睛,记得这个男人身上独特的清苦的佛?#27809;?#21619;道。

              就是这个男人夺走了她的清白之躯!

              ?#21738;肯?#23545;,一个是无情无欲,清冷无波。另一个却是泪光盈盈,怨恨滔天。

              南景珩心里生出几分厌恶来,后宫的女子心思诡异,想法也多有偏激,这个北齐郡主大约是因为在南国受到冷遇无处宣泄,所以才把他恨上了。

              原来还以为是个和别人不一样的女子,也?#36824;?#22914;此罢了。

              顾妍华恨的心如刀绞,?#19997;?#20167;人就在面前,她却无能为自己报仇。

              南景珩拂袖而去,顾妍华伸手毫不犹豫地抹去腮边的一滴泪珠,眼里露出狠戾的光芒。

              第二天,顾妍华倚在门口望着湛蓝的天空,她能看到都除了四四方方的宫墙,便只有腐朽的门窗。才进来短短两日,顾妍华感觉自己也像床榻上带着?#21038;?#30340;被子一般,发霉腐败。

              ?#32943;?#36825;次并没有送膳食过来,是派了一个大约十来岁的小宫女。

              冷宫有十来处院落,大多都是几个人一个院子,外头上了锁,只留一个玉盘大小的小门方便宫女太监送膳食。顾妍华身份特殊,前门虽然上了锁,角门上却留着,只是顾妍华不能出去,外头的人可以进来。

              膳食与昨日无异,那宫女站在一旁伺候顾妍华用膳后才收?#20658;死?#24320;。

              宫女走后,顾妍华从房间里端了一张小板?#39318;?#22312;院子里晒太阳,又将窗门敞开。而然高高的墙壁将温暖的阳光隔绝,只依稀可见半空之中骄阳烈日,却是犹如冷月一般毫无暖意。

              晌午时分,角门再次打开,来了三四个?#35828;?#26679;子,两个太监抬着屏风将她隔开,又将金线绑在手腕上。

              不用说,应该是太医来诊脉了。

              顾妍华不解合意,只得任意他们摆布。

              太?#38454;?#21518;,?#32943;?#25163;里提着食盒走进院子里,见顾妍华只顾看着天空并不理人,含了几分淡薄的笑道:“皇后若是一直这么看下去也不见得能飞出去。”

              顾妍华剜了?#32943;?#19968;眼,并不理会。

              ?#32943;?#30693;道顾妍华是疑心昨夜红嬷?#25191;?#32622;北齐宫女是她告的状,心里记恨着。

              ?#32943;?#20063;不为自己辩白,嗓音冷清,玉珠落盘般掷地有声:“奴婢本姓王,是太后娘娘母家家生子,家父王侃从五品知府,姑母王红,后宫宫女掌事,奴?#23601;躑肯?#20919;宫主事。”

              顾妍华将?#32943;?#30340;话放在心里细细揣摩,突然变了?#25104;?#38669;然站起身来,盯着?#32943;?#30340;脸,一字一顿:“你说什么?”

              ?#32943;?#30693;道顾妍华将她的话听明白了,面含微笑:“正如娘娘听到的,奴婢是那位位高权重红嬷嬷的亲侄女。”

              顾妍华冷冷的笑了几声,转身进屋反手将房门紧闭。

              ?#32943;?#35265;状,也不气馁,将食盒放在房门口,高声道:“皇后娘娘,奴婢奉命送了些时新水果给您。”

              顾妍华的心里如有五味杂陈,进南国后宫?#36824;?#19977;日,然她的心境却早已不是那个娇憨天真的少女。

              后宫,果然是教会所有女人成长最好的地方。

              良久,顾妍华才打开门,引来的是一道带着些许期待,些许兴奋?#21738;?#20809;。

              “我说过,我是皇后,把地上的东西扔出去!重新换来。”顾妍华神色据厉,嗓音中蕴含了不容置疑的味道,将一个不屈不饶的皇后形象演绎的淋漓尽致。

              ?#32943;?#28422;黑的瞳孔中闪过一道稍纵即逝?#21335;?#24742;,俯下身去将食?#24515;?#20102;起来默默地道了一声:“是。”便离去。

              顾妍华犹不解气,朝?#32943;?#21435;的方向啐了一口方才进屋。

              ?#32943;?#20986;门时?#25104;?#19981;大?#27599;矗?#19968;老嬷嬷上前问:“?#38665;?#36825;是怎么了?好好的和谁生气?”

              ?#32943;?#29993;了手帕,怒气冲冲地道:“你说为谁,都关在冷宫里来了还摆皇后架子,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不成?”

              说完,将食盒塞给老嬷嬷,赌气走了。

              晚膳和水果?#32943;?#26159;大半夜才给顾妍华送了去,出来时,?#32943;?#30340;?#25104;?#26356;不?#27599;礎?/p>

              第二日一早,还是那个小宫女给顾妍华送膳?#24120;?#20043;后便是太医请脉。顾妍华一?#26412;?#24471;奇怪,她自幼身体?#21040;。?#20026;何每日太医?#23478;?#26469;探脉?

              当日晚间,顾妍华便将心里的疑惑告诉?#32943;恪?/p>

              ?#32943;?#25571;测半日也猜不透太后的用意,问道:“陛下可曾临?#22812;?#24744;??#21482;?#32773;是说了什么让太后娘娘疑心的话来?”

              顾妍华只觉?#32943;?#30340;话仿佛是一双藏在暗处的黑手,蓦?#27426;?#20303;?#25628;?#21897;。

              那日两人不和都是迷惑藏在这冷宫暗处的眼睛,?#32943;?#19982;红嬷嬷虽是至亲,但二人却早已势同水火。

              ?#32943;?#24819;要离开这个噬人阴冷的冷宫,然冷宫中的女人不是疯了便是先帝妃嫔,有太后在,这些先帝妃嫔再无出头之日。唯一当今天子的皇后,她出身与别的妃嫔不同,是北齐与南国交好?#21335;?#24449;。

              顾妍华在南国的深宫之中仿佛是御花园中微不足道的绿叶,随意的一只手便可折下来。她要活着,?#30343;?#20154;摆布好好的活着,除了?#32943;?#22905;别无选择。

              凤霸江山

              凤霸江山

              作者:小白类型?#21512;?#24773;状态?#27627;?#36733;中

              她是古往今来最可怜的皇后,出嫁当日夫君病亡,太后谋权,她被迫成为怀孕工具,却被告之生产日便是她的死期。十月辛苦却做他人嫁衣,她化身狠毒女人,血染锦衣,白骨为阶!她从权利旋窝中涅磐重生,执掌天下。?

              小说详情
              大乐透开奖